威尼斯人官网-东方故事网

东方故事网

我唯一的翅膀在你那里_头条看世界

更新时间:2019-07-13 03:17点击:

  那一年我上高中,家里便是水深火热的时节。屋漏偏逢连天雨,原本便家境贫寒,亦遭受了一场小冰雹,将地里面所有的农作物均打成了残疾,这使得一年的收成均泡汤了。父亲于一夜之间褐色了头发,不仅是借以他的庄稼,亦借以那个与否让我辍学的难题。
 
我唯一的翅膀于你那里  无论如何,亦绝不能让孩子途中辍学。这是父亲对于我与他自己的承诺。因为生存困窘,我于学校里面到处捉襟见肘,那点穷的生活费我要精打细算到每一分每一毛。于食堂吃最为昂贵的饭菜,所以每顿饭均吃个半饱。即便如此,兜里的那点硬头货每月仍然过早便“弯腰战败”了,往生活缴了枪。
 
  同学们自发的一些活动我绝不参与,我的“小气抠门”是我的“死穴”,于他们反击我的时候经常令我无还手之力。但是我亦有自己的自豪,那便是我的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,有我的篮球水平,于学校里面亦是数一数二的,它可让我始终挺直着腰板,绝不认错。
 
  学校里面要举办篮球赛,当作班级的主力,我是必需要上阵的,不过摆于我眼前的一个难题是,我要穿什么鞋子去赛事?我讨厌同学们脚之上那一双双黑得明亮的运动鞋,有阿迪达斯的,有匹克的,假如能穿上那样一双鞋子于篮球场之上飞奔,该是非常温柔,非常英姿飒爽啊。
 
  可我只两双布鞋,脚之上的这一双与包里的那双全新的,均是母亲自己编织的,虽然那是母亲一针一线编织出的,但是我未深感宽敞过。由于它可以踩于家乡的山路之上,只要踏上城市那做了各种标记的马路,我的脚便像踩到了炭火之上,十分难过。由于我看见人们看我时常常先行盯着我的鞋子看,我看见他们的脚之上穿的均是美丽的鞋子,那个时候我是沮丧的,一双鞋子泄露了我难于启齿的身世:一个穷酸的“土包子”。有一次父亲来,同学们喊我:“你爸在校门口找你。”我问他们怎么明白是我父亲,他们说:“由于他穿了与你一模那样的鞋。”接著是一小帮人肆无痛恨的笑,非常好的笑,能将人撕碎的笑。我看着山上的鞋子,这贫困与寒酸的象征,我恨绝不能一下子将它踢到南极去,让它再次亦绝不返回我的山上。
 
  所以我同意往父亲要一双运动鞋。虽然我明白它非常便宜,虽然我向来均非常乖,非常能原谅父母。那些天的夜里,我仅做一个梦:我穿着白得明亮的运动鞋,于篮球场之上飞奔。我绝不停地扣篮、扣篮,我如同长了翅膀一样,我飞了上去!
 
  那时我也绝不明白家里遭了灾,于电话里面也绝不忘与父亲诙谐一把:“老爸,您儿子山穷水尽啦!”父亲对于家里的灾难只字未提,装做巧妙地说,“吾陡,老爸明个予你送钱去,让你柳暗花明。”
 
  我没有料到父亲会特地将钱予我送来,以往均是间接透过邮局便汇来了。我责怪父亲史努比,绝不会算账,这来往的路费要高于那点汇费余很多呢。可父亲说他是搭别人的车出去的,没有赚钱。“那回来呢?”我也于作为父亲的愚钝不依不饶,父亲反而不恼,他一辈子均没恼过,他憨笑着说,这绝不顺便也能看你吗!
 
  梦终归是梦,现实仍然将它打回了原形。如果我往父亲说出要一双运动鞋的时候,他看上去非常难堪,他说他没有带闲钱来,他支支吾吾地说抱歉。“如果你球打得糟糕,同学们便会予你掌声的,谁会于矣你穿什么鞋子呢?”父亲自己均相信这个原谅有些牵弱,因此说的时候声音非常大,好像自言自语通常。
 
  我哭了,当着父亲的面。实际上我全然能预期到那样的结果,父母是没闲钱买这些奢侈品的。但是我仍然哭了,哭得非常屈辱。父亲站于那里,绝不停地搓着两只手,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,看上去手足无措。没有与父亲说你,我扭头便回学校去了。
 
  运动鞋的梦想自此完全幻灭了。我想我绝不能于全校的同学眼前丢丑,绝不能让所有的人均由于我的那双布鞋因而笑料我,我同意解散篮球队。老师看到我,要我说出解散的理由,我支支吾吾地说,仅想抓紧时间研习。
 
  实际上他们哪里明白,我是非常想于篮球场之上跳跃啊!
官方微信公众号